第一次約訪鍾玲,是在端午節時候。她一年大概回嘉義4、5次,每次的固定行程都是:包一台計程車,帶著媽媽、兒子、姪女和弟弟,一起去塔裡祭拜爸爸,然後吃飯,接著到風景區逛逛,很多時候甚且當天來回。我們想,那是很好能和他們一家人聊天的機會,但和家人相處的時間已經那麼短,還要抽空接受採訪……她猶豫了,最後只好取消。但在台中見面時,我還是忍不問了,為什麼端午節也要拜拜?她先是說,本來就要吧?我又問:「是因為有什麼話要對爸爸說嗎?你從長子變長女,心裡對爸爸有虧欠嗎?」她還是說:「以前會有愧疚,現在不會了。因為我覺得,為家裡,我也付出很多了。」聽起來簡直有種把債還清了的感覺。確實付了多很多。國二離家工作,16歲開始登台,她一直都是寄錢回家的那個人。領養了孩子後,一切開銷更是延遲不得,一直到現在孩子大了,也開始打工了,她的經濟壓力才稍緩。我問她,想過未來的事嗎?她的回答非常隨遇而安,就是一直做,做到不能做為止,做到沒人要請你的時候,「就回家做個小生意,擺個地攤開個麵攤也好。生活過得去就好。」一切都是為了孩子。弟弟雖然是領有殘障手冊的中度智能障礙者,但也有清潔工作。媽媽每半年領一次退伍軍人眷屬的半俸,生活上都過得去,最大的開銷只剩兒子的學費。但這樣一個孩子,畢竟還是少了一層血緣上的親。鍾玲說,大約是在張大文5歲的時候,「我媽媽有一次帶他去麥當勞,坐在外面吃薯條,結果他(親生)媽媽就從裡面端了一杯玉米濃湯走出來。我媽媽就跟他(張大文)講,說:『這個叫阿姨。』他不要叫,我媽又說:『不然叫媽媽。』結果他就跟我媽說:『她不是我媽媽,我媽媽叫張家菱。』鍾玲也不曉得母親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我問她,會擔心孩子有一天可能想回頭找原生家庭嗎?她沒有正面回答,只說:「他媽媽已經死了啊。」爸爸也死了。好像那才是一顆定心丸,反正張大文也沒有別的家可以回了。不過其實,這裡一直都才是張大文的家。她說:「從小,他在我們家裡是……大大小小,我們家每個人都疼他,包括我們左鄰右舍每個人都說,哇!張大文,他當你們家的小孩很幸福。」當做長孫一樣的在疼的程度,幾乎和一般家庭無異。她說:「他有時候做錯事情,我唸他的時候我爸媽都叫我不要唸。我很要求他的學業,他只要退步我就覺得不行,就會叫他罰站,就會罵他。我爸媽就會唸,跟我說,小孩子會讀就是會讀,不會讀就是不會讀,不要這樣一直勉強他。」我聽她轉述曾經無法接受兒子性別氣質陰柔,甚至施以毒打的爸媽這樣說,覺得有點好笑。「可是他也蠻爭氣的,他從國小國中,學業都是在前5名,還曾經考過第一名。」鍾玲說這話的語氣,同樣和一般家庭的母親無異。但還是要孩子自己說才算吧。我問張大文:「你也覺得真的是全家人都很疼你嗎?」他有點害羞,酷酷地說:「國中那時候。」更多鏡週刊報導【我從男人變母親一】男兒身女兒魂 她收養被毒母棄養的孩子【我從男人變母親二】反串遭警要求脫光檢查 變性休養一週如7年【我從男人變母親三】辛苦拉拔養子上大學 她自豪「變性人也能當好媽媽」今日最夯新聞流量前3名「豪雨彈連轟4天」熱點曝光熟客付不出380萬 店員也要賠最慘「強吻」19歲女縫了300針______________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 . . . .

    全站熱搜

    lagmyze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