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她一直覺得委屈,一直想要委屈求全的做好媳婦、妻子、和媽媽的角色,但是「揹」著委屈太煎熬。她曾在婚後5年和11年想著轉身離開,但是又何奈,直到結婚23年她放下「曾經」的委屈,轉身遞出「媳婦的辭職信」要在剩下的日子裡好好愛自己。《媳婦的辭職信》這是一本在台灣書市新近上市的書,談的是中年女性的黃昏離婚經驗,談的是女性在婚姻中的覺醒,婚姻是愛的生活契約?!合則來不合則散嗎?!韓國作者金英朱在結婚23年後跟丈夫要求離婚,同時放下沉重的家族長媳角色,她以自身經歷婚姻又堅持要走出婚姻的經驗寫了一本《媳婦的辭職信》,她說:「我鼓起勇氣寫出這本書,就是為了幫助像我一樣,在婚姻中感到寂寞痛苦的人,我想要告訴妳們,不管現在的妳,處境有多麼艱難,一定都可以改變。」金英朱在梳理她和先生結婚的婚姻生活,她在韓國社會結構裡女性做為媳婦,做為妻子和媽媽的角色,以及她「自己」的消失壓抑,她在書裡提到她2次的離婚念頭,第一次是先生在她生第二個小孩後外遇,她生氣離家她想離婚,但沒有能力的轉回家去,持續忍受婚姻裡的父權壓迫,先生不做家事,自私自大的連週末假日都外出社交,使她類單親的自己帶著小孩回公婆家。她在結婚11年後的一次突發心痛,讓她有第二次離婚的念頭,她開始上課上班寫日記和存錢,她存6年的約50多萬,有經濟自主能力能夠租房能夠生活後,在在結婚23年後正式跟丈夫提離婚,先生不同意離婚但選擇夫妻倆人進行為期一年的婚姻諮商,改變溝通相處,最後倆人分居「卒婚」,做假日夫妻,先生不但做家事還做飯給她吃。金英朱所處的韓國社會風俗民情或許和台灣不同,但是她在書寫著「婚姻是不能也無法恆久忍耐」,而「丈夫不是妻子的父親,當然妻子也不是丈夫的母親,無法是壓抑/服侍的關係,形成委曲」,而且「父母有責任讓子女及早獨立面對真實的日常瑣碎,讓他們理解愛情夢幻不等同真實的生活。」的提醒卻是中年女性在飽嚐傳統婚姻框架後自覺自省的分享建議。《媳婦的辭職信》在韓國成為討論中年黃昏離婚的爆炸話題,其實在日本早有日本婦女不滿父權壓迫,中年兒女獨立後堅持離婚,並且重新改寫婚姻關係,展開「卒婚」夫妻各自生活,不在同一個屋簷下過日子,週末假日過節相約見面維持親人朋友關係。根據2015年韓國司法年鑑統計調查,每3對離婚者中就有一對是婚姻生活超過20年以上的黃昏離婚者,而且都是女性開口提議離婚,韓國法令讓家庭主婦訴求離婚可以獲得一半的財產。但是經濟獨立是獨立生活很重要的條件。金英朱在提出離婚前已先思考計劃工作賺錢儲蓄以備日後獨立租屋的生活開銷。台灣也有中年離婚的趨勢,今年四月的調查是結婚10年到20年的離婚率高達了40%,其中又以10-14年者佔20%以上,顯示婚姻關係在「生活是頭獸」的折磨下,無法靠著忍耐委屈求全啊!這天我找了汪詠黛來談《媳婦的辭職信》,主要是談女性意識,談婚姻經營,談中年女性的閱讀寫作的自我覺醒成長。汪詠黛曾經是報社編輯也曾經受託在婦女基金會成立寫作班,然後逐步發展成立台北市閱讀寫作協會達10年之久,她擔任理事長一方面教生活寫作,另方面進開私塾寫作進行個別人生的深度回顧爬梳的家族或個人書寫。「我和一枝筆在路上」是一種人生的況味,汪詠黛指出,有兒女離家空巢的50多歲女性來交友來聽講來寫生活,也有70多歲老伴先走一步的來寫作。書寫是個出口,而台北市閱讀寫作協會的源起是婦女新知基金會寫作班,類似成長團體的社群性質,女性的原生家庭教育,工作然後結婚的人生經驗相同不相同的回顧書寫,傾聽分享和發表是個支持力量,汪詠黛說書寫是幫助自我梳理對話的過程有著自我啟發,如果能夠刊登報刊雜誌或參與各類比賽獲獎將更能增加自信。中年女性在婚姻中的自我解放是好好愛自己,在剩下的日子裡。女人鼓起了勇氣,她放下了先生,她也放下了公婆和孩子們。然後她不再揹任何人,放下之後,她才發覺原來不是他們要求她揹,而是她自己選擇這麼做。女人總算領悟揹與被揹的人生,對誰來說,都無法感到幸福。她開始照顧自己,開始學習幸福。女人要過一人份的人生。 作者為台北電台主持人●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


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 . . . .

    全站熱搜

    lagmyze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